傳承藝術中心
|
       相關文章 ---                                                                                                                                         回上頁
 
廣東美術館藏李鐵夫作品研究
  連晗生  
 

    “開張天岸馬,奇逸人中龍。”[1]李鐵夫這兩句氣魄非凡的詩句,在坦露自己高遠志向和豪情的同時,也為自己在中國油畫史上--作為一個卓越而個性傲岸的藝術天才勾劃出一個鮮明的形象。另一個更廣為人知的稱謂--“中國油畫第一人”,則更為明晰地顯示了李鐵夫在中國百年油畫史中的歷史地位。然而,與清醒地意識到李鐵夫重要的歷史意義相比,人們對其作品的收藏、保存與整理以及相應的研究和探討的關注卻一直處於不相稱的位置。

    這種對李鐵夫研究的忽視的狀況,經一些理論家的不懈努力在後來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扭轉。早在1961年,遲軻先生就開始對李鐵夫進行研究,但因文革原因而中斷。直到1980年才由廣州美術學院選編、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了第一本李鐵夫的畫冊。廣州美術學院的譚雪生教授也一直從事對李鐵夫的研究,並參與組織籌拍了名為《畫壇怪傑李鐵夫》的影視劇。中國藝術研究院的研究生徐翎在其碩士論文《在山泉水本清流--李鐵夫的人生與藝術談》中,則致力於對李鐵夫生平史實的追述考証及其藝術風格的探討。

    近年來,中國美術理論界致力於對美術史實的鉤沈梳理,在回顧百年油畫的演變進程時,對李鐵夫更深層次的、更為細致的專題性的研究也應該真正展開。而在衆多研究的薄弱環節中,對李鐵夫作品收藏的研究更是其中值得關注的一個方面。本文試圖以李鐵夫的友人劉栽甫家中收藏的李鐵夫的10幅作品(有7幅現為廣東美術館借藏)為契機,致力於對李劉的交往史實、這些藏品的評價以及藏品保存的研究,以引起藝術同行對李氏藏品的重視和深入探討。

   


    李鐵夫(1869~1952)早年入讀阿靈頓美術學校,又追隨孫中山投身革命,據說還曾任同盟會紐約分會常務書記,與孫中山、黃興過從甚密。1912年再入紐約藝術大學,其後相繼加入紐約國際藝術學校和紐約美術學生聯合會。1930年歸國,來到廣州。1931年作寧滬之遊,因目睹國民黨腐敗,不願合汙而於1932年轉至香港,居住在九龍土瓜灣炮仗街並開設畫室,以教畫授徒為生,過著隱居般的生活,[2]而平時的朋友就有高謫生、周公理、劉栽甫、李秉等人,他們一起“涉水登山”,寫生抒懷,“故九龍宋王台諸地名勝,時時見其足迹。”[3]

    劉栽甫(1884~1966),廣東臺山人,亦為同盟會會員。民國成立時當選為首屆國會議員,極力反對袁世凱稱帝和抵制曹錕誘選。南返廣州後,主辦過《民國日報》、《新民日報》。孫中山在廣東成立革命政府期間,他任臺山縣縣長,後追隨孫中山北伐。並于李濟深主持粵政期間,任廣東省民政廳長。辭職後,移居香港。也就是在這一時期得以與李鐵夫相識。

    據劉栽甫之孫劉益堅所述,李、劉相互慕名已久,但一直未曾謀面。直到30年代劉母去世,經餘本介紹,李鐵夫為其母作遺像,因而相識。在劉栽甫家中收藏的這10幅畫中,就有劉栽甫母親的遺像,還有李鐵夫為劉栽甫兒女們所作的肖像畫。劉氏子女也曾跟李鐵夫學畫。

    據說李鐵夫有段時間曾寄住劉栽甫家中,筆者就此詢問劉氏家人,未能得到証實,但李鐵夫與劉栽甫顯然有著較為密切的交往。李鐵夫在香港的前幾年,生活還算安定,但隨著香港的淪陷,時局更加混亂,為免遭日軍迫害,由友人秘密送他取道澳門回國。李鐵夫離港時,除隨身攜帶的幾十幅作品外,相當多的作品均交由劉栽甫代為保管,以等他回來時交還。[4]1942年,李鐵夫赴內地,先住在臺山大灣鄉陳挺秀家,得其照顧,同時也獲得“劉栽甫的資助,不致饑凍”。[5]1950年李鐵夫在人民政府派出的迎接人員陪同下由香港回廣州,並於1952年病逝於廣州。劉栽甫初聞李氏被華南文聯迎回廣州養病,意欲北上與李氏相會,將13年前所作的短詩《題李鐵夫先生惠贈畫松》和《再題李鐵老畫松兼簡陶任二先生》“寫致先生,並將所存印版面交”,但未及成行,李氏已逝,遂於舉行追悼會之際送稿《大公園》,以致哀思。[6]

   


   經劉氏家人收藏得以遺留至今的這10幅作品,大致是李鐵夫30年代至1942年居於香港期間所作,包括肖像畫《劉郭太夫人肖像》、《劉思同肖像》、《劉思健肖像》、《劉峻肖像》和《劉素薇肖像》,靜物畫《靜物(盤中魚)》、《三魚圖》以及風景畫《香港風景寫生》、《美國校園》、《石橋》。除《美國校園》為水粉畫,《石橋》為水彩畫,其餘皆為油畫。

    與李鐵夫早期在國外的肖像畫有所不同,這些肖像畫的畫法顯得較為輕松,不似早期時的凝重、厚實,而較為著重描繪人物在生活中的自然神態。[7]《劉思健肖像》色彩變化較為單純,用筆稍顯拘謹,與李鐵夫的早期風格相差較大。《劉思同肖像》與《劉峻肖像》則延續了早期肖像的某些技巧,注重造型的嚴謹以及畫面色彩的厚重,整體而概括,著意捕捉人的自然狀態的特點。《劉素薇肖像》從畫面看,似乎顯示了馬蒂斯與巴黎畫派的影響,人物的臉部描繪細膩光潤,而衣服用筆寫意粗獷,綠外衣與紅內衣及裙子強烈的色彩對比,有力地櫬托了人物專注的神情。《劉郭太夫人肖像》是為劉栽甫母親的遺像,可能因遺像作畫,礙於對物件必須的恭敬,此畫僅限於客觀化表現人物。

    李鐵夫生性傲岸,在香港期間,不肯給達官貴人作畫,其詩曾曰:“自知性僻難諧俗,且喜身閒不屬人。”[8]因為生活貧窮,購不起昂貴的油畫顏料,李鐵夫開始少畫油畫,而更多地以創作水彩畫和水墨畫為主。畫面在顯示英國水彩畫和薩金特的影響的同時,又滲透中國書畫微妙的筆墨意趣,顯示出李鐵夫對中西文化的深厚理解和把握。而在香港時所作的水彩風景畫,像《避風港》、《紅尾船》、《獅子山殘冬》[9]等,都以香港海濱山地風光為物件,以灑脫的筆致描繪海水的瀲灩、山地的起伏和天空的開闊,意境寧靜又生動盎然。《石橋》也是其中之一,畫面中石橋橫貫,小舟擱淺,遠景山巒採用中國繪畫的潑墨手法,輕松淋漓,呈現出強烈的空氣感和空間感。《美國校園》(水粉),可能是畫家在美國時期的作品,意境開闊、清朗,仿佛一氣呵成,淋漓舒暢。而《香港風景寫生》為李鐵夫後期不多的出色的風景油畫之一。[10]畫面大氣,充滿張力,色彩沈著豐鬱,形體堅實奔逸,遠景色塊整合的效果,與近景奔放的筆觸相得益彰,傳達出一種略帶抒情的氛圍。近處挺拔的樹木、多姿的山草與遊移的雲朵、遠逝的群山相互呼應,更增強了畫面的動勢感。

    在李鐵夫後期的創作中,靜物畫成了他繪畫探索的重要領域,如《瓜蔬與%%盤》千變萬化揮灑自如的筆觸,《蟹與蝦》的平面化處理,均見李鐵夫畫筆不懈地向前沿伸的可貴迹象。魚更是他靜物畫擅長的體材,他善於表現魚的光感、質感。正是他在談到齊士(即蔡斯)畫魚時所說的“魚體的堅實與柔軟感覺”,“微而細致的色調”。[11]而這些在《三魚圖》與《靜物(盤中魚)》中均得到上乘的表現:《靜物(盤中魚)》中魚的鮮潤感,《三魚圖》中魚的色質皆刻劃得絲絲入扣,精到入微。《三魚圖》顯示出18世紀西方靜物畫的影響,畫面和諧豔麗,前景草坡上三魚的細膩描繪,與背景的大海形成強烈的反差,但在主題上又暗示了魚與海的關系,顯得微妙又意味深長。《靜物(盤中魚)》構圖飽滿,物象佈置貌似隨意實顯匠心,色彩古樸、厚重和大氣,在精神和內涵上更有一種強烈的東方情調。

   


   李氏時逢亂世,行程漂泊,其作品散佚甚多,同時由於各方面的原因,他的作品收藏保存的狀況也確實不容樂觀。

    李氏早年為資助革命曾經賣了200餘幅油畫,充做活動經費,這些作品至今散佚海外而不知具體下落。他隨身攜帶的幾十幅作品也為了便利而拆除內框轉疊一處再裹以麻布。抗戰勝利,應李濟深之邀,到重慶作公開展覽時,他那大捆包裹油畫的麻布已經破爛不堪,但他拒不更換新布。[12]後攜兩百多幅在各地寫生的水墨山水回到廣州,住在廣州學生家裏,待返港時所帶的畫已失去大半。[13]而李鐵夫長期隨身攜帶的那捆作品也由於輾轉奔徙,居住條件惡劣,保護不善而損壞嚴重。這批作品後捐贈給華南文藝學院,後來一直收藏在廣州美術學院。該校也曾多次組織對這些作品的清理並展覽出版,但因歷史原因,這些工作畢竟已顯得有些遲緩。

    李鐵夫遲暮之年對於自己作品散處之地還記憶猶新。有人提議,將其散落的作品集中整理,在廣州辟專室永久呈列,但並未付諸實行。1983年,“鐵夫畫閣”在李鐵夫故鄉鶴山縣陳家村建立,後來也曾與廣州美術學院等籌組過對李鐵夫的研究活動,但具體對李鐵夫作品的收集整理也未能得以真正有效的進行。保存在劉氏家的一批作品於1956年隨劉栽甫舉家返穗而到了廣州,也經歷了眾多坎坷。文革時被紅衛兵搜走了幾幅水墨作品,最終剩下了這10幅油畫及水彩水粉作品。這些作品用木箱密封,外套一層塑膠膜,但木箱也時作茶几使用,因為茶水滴漏,因而曾使畫作有些損壞。[14]到1999年廣東美疏館與劉氏家人商量借藏事宜時,10幅作品已出現不同程度的色彩脫落、龜裂,畫面有刮痕破洞、發黴的現象,經廣東美術館精心修復,已重現原來生機。

    李鐵夫作品的收藏和整理還有待進一步進行,以配合更具廣度和深度的對李鐵夫藝術的研究,此項工作也因意義重大而顯得任重道遠。

    注釋:
tr>
(1) 引自廣州美術學院、鶴山縣文化局編《李鐵夫詩聯書法選集附文獻資料及評論文章》,1989年,第25頁。
(2) 見黎暢九《李鐵夫軼事》:“鐵公生性耿介,當民國二十四、五年時,在香港憑廡以居,蕭然一室,所與伴者,惟此數十年來與生命同其重要之油畫數十幅。早出必赴茶樓讀報自遣,尤喜與屠沽人近,謂其自有天真不尚矯造。然真讀書人而蓄道德能文章者,鐵亦極稱之,且謙和相敬。客有訪之者,輒於茶樓遇之,上下古今,論詩說文,滔滔不倦,尤好談聯。”轉引自廣州美術學院、鶴山縣文化局編《李鐵夫詩聯書法選集附文獻資料及評論文章》,1989年,第142頁。
(3) 同[2]。
(4) 見戴文斯《論老畫家李鐵夫》:“他的作品,由於十多年來生活不安,屢次流徙,作品散失的不少,目前保存最多的有兩處,其一是他的朋友劉栽甫先生,太平洋戰爭發生,他回內地去,全部作品便由這位元元劉老先生代為保存下來,待他回來,如數交還給他。……另一批是周公里先生保管的……” 原載於1950年9月5日香港《文匯報》。轉引自《李鐵夫詩聯書法選集附文獻資料及評論文章》,1989年,第97頁。今劉家所藏的作品均為李鐵夫為劉家人所作的肖像畫或為李鐵夫所贈。
(5) 見陳挺秀《追憶李鐵夫逸事》:“香港淪陷時,李鐵夫更加困窮,我的家鄉亦不幸被匪徒搶劫。儘管如此,我仍多方沒法解決他的食住問題。同時也得到臺山劉栽甫的資助,不致饑凍。”轉引自《李鐵夫詩聯書法選集附文獻資料及評論文章》,1989年,第144頁。
(6) 據劉栽甫詩文附記:“短詩數首,為十三年前所作,當時曾錄示先生,後於戰火轉徙中失去。因循多病,已十年。及華南文聯迎先生返穗養屙,方欲北上,意謂經穗時寫致先生,並將所存印版面交,忽忽未行。今先生已逝矣,痛何如之!于舉行先生追悼會之際,謹送稿‘大公園’,附諸篇末,以致哀思焉。”轉引自《李鐵夫詩聯書法選集附文獻資料及評論文章》,1989年,第106頁。
(7) 探究這些畫未能及上《畫家馮鋼百》這一同期畫的水平,或許就是徐翎在其論文中所說的:教學時學生為模特畫所的教學習作,意在展示技巧,不在於創作和探索。見徐翎的《在山泉水本清流李鐵夫的人生與藝術談》,自印本,第17頁。抑或是另外的原因。
(8) 同[1],第39頁。
(9) 均收於1980年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李鐵夫畫集》。
(10) 此畫曾收入於1980年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李鐵夫畫集》,名為《九龍郊景》。
(11) 見陳海鷹《李鐵夫畫魚的絕竅》,原載1983年10月16日香港《新晚報》。轉引自《李鐵夫詩聯書法選集附文獻資料及評論文章》,1989年, 第136頁。
(12) 見木龍‧霞奇《東亞第一畫家李鐵夫》:抗戰勝利,應李濟深之邀,挾一大捆油畫和水彩畫,到重慶想作一次公開展覽,以供藝術界人士的公開品鑒。他在他那大捆包裹油畫的麻布袋上貼了紙條子,“李鐵夫畫,任何人不許亂動!”李將軍夫人幾次都笑著說:“麻布太破爛了,可以換塊新油布包吧。”可是李鐵夫只哼了一哼了事。直到去年九月十日,在南京舉行第一次公開展覽時,那紙條還保存著。原載1947年上海《人物》雜志第三期,轉引自《李鐵夫詩聯書法選集附文獻資料及評論文章》,1989年,第88頁。
(13) 見公孫龍《畫家李鐵夫的為人和治藝》:“戰後攜了兩百多幅在各地寫生的水墨山水,回到廣州……光復初期的廣州,使他重新燃起信心,也接納了一個暹羅歸僑做學生,在廣州便住在這學生家中,可是,只住了幾個月,現實的殘酷還是迫他再離開廣州,蕭然返港。所帶的畫,也大半失去。畫是怎樣失的呢?他不願提,只是自恨所靠非人……”轉引自《李鐵夫詩聯書法選集附文獻資料及評論文章》,1989年,第119頁。
(14) 引自夏普揚著《美國現實主義畫家》,1977年紐約加拉哈出版公司出版。
 
  代理藝術家 • Represented Artists  
  李鐵夫 • Li Tie-fu   韓黎坤 • Han Li-kun
  胡善餘 • Hu Shan-yu   劉懋善 • Liu Mao-shan
  萬今聲 • Wan Jin-sheng   卓鶴君 • Zhuo He-jun
  田世信 • Tian Shi-xin   馬小娟 • Ma Xiao-juan
  亦云  • Yi Yun   陳向迅 • Chen Xiang-xun
  張珺  • Zhang Jun   顧迎慶 • Gu Ying-qing
  鄭岩  • Zheng Yan   朱紅 • Chu Hung
  徐澤 • Xu Ze   鄭力 • Zheng Li
  周紅  • Zhou Hong   彭小沖 • Peng Xiao-chong
  陳欣  • Chen Xin   張銓 • Zhang Quan
  萬太豐 • Wan Tai-feng   雷苗 • Lei Miao
  金昌烈 • Kim Tschang-yeul   張見 • Zhang Jian
  李桓權 • Yi Hwan-kwon   高茜 • Gao Qian
  李在孝 • Lee Jae-hyo   楊運高 • Yang Yun-gao
  中原  ちひろ • Nakahara Chihiro   鄧先仙 • Deng Xian-xian
  鄭 治 • Zheng Zhi   李嘉津 • Li Jia-jin
      葉 帆 • Yeh Fan
      陳 夏 • Chen Xia
      唐多鵬 • Tang Duo-peng
      顧藝帆 • Ku Yi-fan
      宮敬婷 • Kung Ching-ting



 
Top          
       相關文章 ---                                                                                                                                         回上頁
傳承藝術中心
Copyright © 2004 傳承藝術中心
台北:10560 台北市松山區光復北路3號2樓
Tel:+886-02-27486999  Fax:+886-02-27481999  Mobile:+886-920594757  email:ccartsc@gmail.com
2F., No.3, Guangfu N. Rd., Songshan Dist., Taipei City, Taiwan (R.O.C.) 10560
開放時間 : 10:30AM ~ 18:30PM(周一休)
Designed by martin